《一知在说:企业外脑实战普洱茶》独家连载 |附录(2)
发表时间 2019-09-16 09:25 来源 未知

  茶企外脑:方一知

  他是“60后”,是20世纪80年代的理想主义青年,工作后在某特大型国企进行文化方面的宏大叙事,鼓捣过当地第一家广告公司,写过行业第一本文学评论,参与了当地第一个上央视的艺术专题片,提出了区域策划方案,意欲经营城市。而他在事业最辉煌的时候辞职下海,组建了“方一知外脑工作室”,走上了非官非商的第三条独立道路,服务的都是小微企业。而到了2006年以后,干脆服务的全部是普洱茶界的小微。用他的话来讲,人生50年,理想越来越小,胆子越来越小,事情越做越小。这是怎样的一种心路历程,为何要告别喧嚣与热闹,告别曾经的大场面,不再走南闯北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而是躲进普洱茶的世界里,为“沉默的大多数”——普洱茶小微企业代言?

  从山东海滨到北京,从北京到深圳,从深圳到云南,用方一知的话来说,他是来取人生真经的,就跟《西游记》一样,他有自己的《南行记》。在他看来《西游记》写的其实就是一个人的心路历程,即从顽童到狂妄的理想主义青年,再到社会上碰壁栽跟头,然后幡然醒悟,走上了人生的自我修炼之路, 最终取得了人生的真经。

  我很赞同方一知先生的观点,跟他探讨说,孙悟空这个人(猴?)很有意思,就像一个人小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,什么都要闯闯,也就演绎出了大闹东海、冥府、天宫的故事,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孙悟空这个小屁猴想象出来的,并不见得是真事,就像很多小孩豪言壮语我将来要干嘛、干嘛,结果大多兑现不了。结果其被如来佛一巴掌拍醒,压在五行山下,才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自己不过是个不得正果的妖猴而已,于是在观音的点化之下,生起了向道之心,跟着唐僧小心翼翼降妖伏魔,更多的降服的是自己的心魔,按照佛家的说法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也就造成了曾经牛哄哄的孙大圣,经常打不赢拦路的小妖怪。书到用时方恨少,事非经过不知难,尤其是耐得住寂寞,嚼得了菜根,做得了小事,可谓难上加难。

  当然,曾经的方一知只是个理想主义青年,并不是大闹天宫的泼猴,但其心路历程与孙悟空先生类似。用他的话来说,自己生于20世纪60年代,从小接受的是改造人类,改造地球, 拯救世界的教育,是喜欢宏大叙事的一代人。自己年轻的时候也鼓捣过很多“大事”,在当地文化界的影响不小,就像孙悟空一样在天界也结交了许多神仙,找了许多可以依靠的大树,凭借这些还可以鼓捣出更多更大的事来。但他在16年前主动放弃了,因为他觉得不真实,这不是自己的本事,而是凭借的是体制内的资源。于是他把自己从体制内放逐,主动下海,走向了策划人的道路。

  做策划16年,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,方一知也从来不找过去的朋友与领导帮忙,也不再碰宏大叙事的东西,而是让理想接上地气,致力于做小、做专、做精,不去为大企业锦上添花,而是主动为小微企业雪中送炭。他觉得服务大企业太虚了,大把大把花钱,策划究竟有没有效果很难衡量,而且大企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自己没必要再去凑热闹。他关注的是“沉默的大多数”——小微企业,他们不善于做,又不会说(宣传),都是搞夫妻店与小作坊的,怎样来服务好他们,也就是服务好了行业的主体,因为行业里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小微企业。这些小微企业做专业了,发展壮大了,行业才有真正的希望,因为他们才是行业的脊梁,代表着行业的未来。

  也因此,我们发现,方一知先生进入茶行业做策划的起点不低,第一炮就轰出了个云南一品堂品牌形象策划。普洱茶2003年才刚开始兴起,百废待兴,到了2006年普洱茶给世人的形象还是一个山中土财主的感觉,被业内人士美其名曰“保持普洱茶的传统特色”。说几句那几年做普洱茶形象包装的笑话,当时几乎所有的厂家绵纸设计一定要用黄颜色,或者红颜色,说是普洱茶的汤色是红的,普洱茶曾经瑞贡天朝,黄色是宫廷色,是富贵色,一定要用茶马古道的素材,因为这才能体现普洱茶的核心文化。正在大家谁比谁灰头土脸的时候,一品堂的品牌形象破天荒地出来了, 全面突破传统玩法, 将国画——茶画等冲击眼球的元素引入包装设计之中。方一知用他的外脑智慧,通过服务一品堂为普洱茶界做了第一个品牌CI形象系统,就如同1988年太阳神的CI横空出世一样——“当太阳升起的时候……”一品堂的形象系统就如同太阳一样,照亮了同行被传统桎梏的心胸,从此普洱茶的品牌形象走上大胆创新之路,呈现了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的热闹。

  但这个创造茶界奇迹的人,却甘于平淡,从不参加研讨会、高峰会议,几乎不抛头露面接受采访,而是藏在小微企业的后面做起低调的幕后策划人。到云南来,8年服务8家普洱茶企,将曾经负债百万的老板助推成身家数千万的富人,把淳朴不善言辞的夫妻店主,培养成能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的企业家。而他定位于服务小微企业,也只能赚点小钱,发不了大财。用他的话来说,如果为了钱,那就得跟自己定个目标,今年赚100万,明年赚1000万。但他不是为了钱,他让小微企业赚大钱,而自己取的是人生的真经——这是比赚大钱更大的一笔财富。

  2006年,我身边的朋友都在议论一品堂与方一知。方一知是哪路神仙,怎么空降来云南,干出这么大的动静来?我们都想见见真人。

  后来没过多久,机缘巧合,我在朋友“设狼”徐海滨的设计工作室邂逅了方一知,在一起喝茶。事后“设狼”说,这方先生一看就有异相,长得有棱有角。当然这是开玩笑的。我对方一知这个名字好奇,觉得起得太好了,一交流才知道,其含义是“人生四十方一知”。

  当时,我才三十出头,满怀做茶激情与理想,就像大闹天宫的那只猴子,想入非非,但籍籍无名。跟方老师的一面之缘,8年后我提起,发现方老师早忘了。

  而现在,我已经快奔四了,而方先生也50岁了,到了知天命之年,不知他的人生真经取得怎样,估计不再是“人生四十方一知”,至少是“方三知”了。见方一知的第二年,就是2007年我按自己的理想主义方式来做茶,结果栽了一个大跟斗,从2008年起我也走向了心路历程,走向了人生自我约束与修炼之路,取真经不敢想,但求问心无愧而已。

  其实,我们都是一路人,都是理想主义者,注定要走类似的心路历程。感谢有方先生这个老理想主义者的光芒照着后进的路途,让更多的人为“沉默的大多数”代言,取得人生的真经。
 

  文/白马非马

  (原载《云南法制报·云茶产业》 2014年2月13日)


作者简介

 

  方一知

  山东人,企业外脑专家,威尼斯人网上平台本土企业外脑理论与实践体系创导者与践行者。

  1998年,从国有大型企业辞职,投身咨询策划业。2003年,创办北京方一知外脑工作室,出版了《企业的外脑》一书。20年来纵跨几十个行业,积累了上百家本土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外脑策划经验。

  2005年10月进入云南,是国内第一家进行普洱茶企业策划的外脑机构。常年为十余家云南本土茶企、成长型茶企、外来投资茶企和小微茶企提供外脑服务与智慧支持,被媒体称为“茶企外脑” “普洱茶外脑” “普洱茶策划第一人”。

《一知在说:企业外脑实战普洱茶》

出版:云南人民出版社

识别下图二维码,支持作者

方一知微信:wnfangyizhi